阿瓦达索钱

愿日月星辰与你相伴,
望万千繁星为你加冕。

皮肤饥渴症

补档混更。
3066字预警。
做了一些修改,但仍不知道写了啥玩意儿。



0.
医生:“您有病。”

奈布:“你才有病!”

笑话,他堂堂萨贝达家族的太子爷,萨贝达集团的继承人,怎么可能有病呢?阿瓦达索命!下一个!

医生:“......“

萨妈妈:“对不起医生犬子顽劣我出去教训一下他。”

然后医生被迫坐在办公室里战战兢兢地欣赏完了一出名为《野狼》的男高音歌剧。

医生:“您真的有病。”

奈布:“......”

医生:“是皮肤饥渴症。”

奈布:“你......”

萨妈妈:“你啥?”

奈布:“没啥没啥。”

1.
尽管已经确诊,可我们的奈布小少爷仍然倔强地认为自己没有病。他拒人于千里,成功地将自己催眠成了一座移动冰山,来证明自己并没有错。

可惜,多年努力,一朝破功。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那天,他照常准备去公司工作。

然后他妈轻描淡述地告诉他,他要跟贝坦菲尔家的大小姐联姻。

奈布:“哦。”

奈布:“啊?”

奈布:“我拒绝!”

萨妈妈:“你说啥?”

奈布:“好的等下我现在就走。”

这就是为什么萨贝达集团的代理总裁会步行去公司的原因。

然后当他一脸烦燥地走在大街上想着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被抱住了。

那是一个小小的、软软的、鲜活的拥抱。

要不是当时场合不对,奈布舒服的简直想要呻吟出声了。

而且抱住他的,还是一个非常耐看的,眉眼间带着许些英气的女孩子。

“可以放开我吗?”他听见自己冷静地说。

“好。”女孩闻言,干脆利落地点点头,随即放开了手。

“那你怎么不放开呢?”女孩又疑惑地问。

“......”

2.
玛尔塔真的很后悔加入这个社团。

想想看,当初自己以全A的成绩傲视群雄,多少社团过来拉拢自己,自己咋就抽风加入了这个社团呢?

况且,这个社团的社长还是个五千年才能培育出来的大奇葩!

动不动就口吐“真正的王者不仅会摔旧罐子,新罐子他也照摔”等话语,一股浓浓的毒鸡汤的味道扑面而来有没有?!

她真的一点也不想承认面前这个抽疯的家伙是自己发小。

“亲爱的团员们,你们有没有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游荡在你们体内?”克利切激昂地举起手来。

并没有。玛尔塔面无表情地想。

克利切直接无视掉社员们怪异的眼神,继续振奋地说:“那是我给予你们的!想不想把它化为己有?那就投入到伟大的公益事业吧!这样它就会被你们所感动!”

谁给我把这个野生中二病给拖走?!

玛尔塔现在就想掀桌子走人,她相信旁边的瑟维和库特有同样的需求。

克利切·真·冷场帝·中二病·奇葩·皮尔森又说:“亲爱的社员们!现在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跟着我到大街上去拥抱别人吧!用爱去感化他们,让他们也充满爱!”

不行,忍无可忍了。

十三个人同时站起,整齐地向外走去。

克利切看着他们似乎决然的身影,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

他说:“每一个参加的人都能得到一百元辛苦费哟。”

玛尔塔停下了脚步,开始在心里进行着激烈的心理斗争,她质问自己:“难道我为了那一百元就会出尊严吗?”
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会!”

3.
至于为什么贝坦菲尔家的大小姐会为了100元就出卖尊严呢,这很简单。
她穷呀。

至于她为什么穷嘛,就是因为早上的一场对话。

“孩子。”

“怎么了?”

“你这么大了,也该嫁人了。”

“嫁谁?”

“萨贝达家族的少爷。”

“我不!我要嫁给飞机!”

“......那行你让飞机养你去吧。”

然后玛尔塔就一脸懵逼地被扔出了家门。

其实以玛尔塔的能力养活自己是没有问题的,甚至只要她再努力一把工资超过百十万也不是不可能的,可问题是她那坑崽的爸妈暗搓搓地给她能想到的公司都给予了“友好”的问候,就算她能力再强也没撤呀。

所以玛尔塔才会同意跟克利切一起去做这“伟大”的公益事业,当然完美继承了自家爸妈基因的她也没有忘记坑队友,轻轻松松将其于十二个人拉下水简直太简单了有没有。

再咋样克利切也不会弄出啥事吧。玛尔塔这样安慰自己。

然而她还是低估了自家社长的想法。

当玛尔塔看到克利切穿了个白衬衫,举着个红嗽叭,朝来往的人大声喊“Come!Baby!那边的朋友看过来!让我们拥抱世界!”时,她觉得生无可恋。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反正也不可能更丢人了,干脆好好干吧。玛尔塔自暴自弃地想。

然后她看到路过的行人之后,都会主动上去拥抱,抱的都有点麻木了。

这时她又看到了一个行人,没有多想就走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那男子愣住了,呆了几秒,慢慢地说:“可以放开我吗?”

“好,”玛尔塔听了点点头,放开了手。

然后她问:“那你怎么不放开呢?”

“......”

气氛有点尴尬。

4.
“这么说,你现在很穷喽,”奈布敏锐地抓住了事情的重点。

“是啊,”女孩被说破了窘况倒也不害羞,反而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让奈布不由的多看了她一眼。

“小姐,先生,你们的甜点。”服务生将东西端了上来。

“谢谢。”女孩朝他微微一笑,服务生同手同脚地走了回去。

“那你打算怎么办?”

“只能先向发小借点钱,编些程序或画些画之类的用来卖,走一步算一步吧。”女孩耸耸肩,继续专心致志地对付起身前的甜点来。奈布发现,虽然她吃的非常快,却一直保持着优雅的仪态,颇为赏心悦目。

“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的公司?”奈布突发奇想。

“哦?”女孩停止了动作,优雅地擦擦嘴,重新加入消灭甜点的行列。“是什么公司?”

“NB,听说过吗?”

“NB呀,什么职业?”

“做我助理,咋样?”

“可以,不知您怎么称呼?”

“奈布或老板,你呢?”

“玛尔塔或助理。”

5.
奈布真心觉得,当初自己一时兴起的决定真是英明。

自己的这位助理真是全能型天才呀。

营销,财务,制造......无论是什么,玛尔塔都是游刃有余,轻松应对。她在的这两个月,公司利润直接上升了10%!这是什么概念啊,假设一个公司利润为200万,那么就整整上升了20万!恐怖啊!并且这种情况还在稳定上升。

工作就不用说了,生活上更是尽心尽力:看久了电脑,一杯热气腾腾的枸杞茶就在手边;文件夹整整齐齐地排列好,一目了然;行程安排表也是十分完美,根本没有一丝一毫被浪费的时间。这根本不是人,是神吧!

当然,最让他开心的,还是上班前及下班后的两个拥抱。上班前抱一抱,一天都精神抖擞,下班后抱一抱,一天的疲劳都没了,奈布觉得,自己简直幸福爆了。

当然他肯定事先征求过人家女孩子的意见,玛尔塔知道后看了他的病历,倒也同意了。

时间就这样悄悄的流逝。

转眼间,又到了一月一次的“奖励时间”了,这次的活动,就是去观星。

大家历经千辛万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太阳落下的那一刻,爬到了山顶。

起初星空是有些混沌的,片刻之后,划出了璀璨的光芒!

“呀,是流星雨!”

“快许愿快许愿!”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双手合十,闭上眼睛。

不一会儿,山顶又热闹起来,生了一个篝火,做起了烧烤。

奈布费尽了所有办法,才抢到了几根烤玉米。

他在一块大石头上找到了正在仰望星空的玛尔塔。他将烤玉米递了过去,也坐了上去。

“你知道吗?”啃玉米的时候,玛尔塔突然说,“从前有一个小女孩,她在看星星的时候突然下起了流星雨,她非常高兴,赶紧想要许愿。结果在她正准备许愿时,下起了大雨,流星雨没了,小女孩还被淋成了落汤鸡。”

“她真惨。”奈布评价道。

玛尔塔笑了起来:“那个小女孩是我。”

奈布尴尬的脸都绿了。

玛尔塔见状,笑的更开心了,她擦了擦眼泪,笑着对奈布说:“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

奈布的脸完美还原小龙虾变熟的过程。

他支支吾吾、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也喜欢你。”

此时,躲在不远处的树上观看了整个过程的克利切热泪盈眶,流下了感动的泪水。他想:糖,真是甜。

5.
“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

“我也是。”

6.
玛尔塔诚实地告诉奈布,她有未婚夫。

奈布诚实地告诉玛尔塔,他有未婚妻。

这俩真默契。

气氛再次有点尴尬。

玛尔塔率先打破僵局:“但我已经让我母亲同意解除婚约了呢。”

“我也是。”

他们相视一笑。

“不过玛尔塔,你姓什么呀?”

“贝坦菲尔。”

哦,贝坦菲尔呀。奈布点点头。他就说吗,玛尔塔也只有这样的大家族能培养出来。

等等,贝坦菲尔?!

“那个,玛尔塔。”他艰难地开口。

“我姓萨贝达。”

“哦,等等,萨贝达?!”

“你就是我的未婚夫(未婚妻)?!”

凉了凉了。

“所以说,我们作了个大死?”玛尔塔给出了最犀利的总结。

“是这样没错。”奈布点头。

“那么,仪式什么时候开始?”

“下午三点。”

“怎么办?”

“还用说吗?”奈布拉起玛尔塔的手就往外冲,“当然是去阻止他们了!”

7.
第五大厦 第三十五层 欧利蒂斯大厅
双方家长急都不急,反而在慢条斯理地品茶。

司仪倒是见惯了这种场面,也一点儿都不急,反而小徒弟急了。

“师傅,”他凑上前,轻声问,“他们怎么回事啊?”

司仪有些好笑地看着他,用食指点了点他的额头。

“你还是太嫩了呀。不过这些家族都不按常理出牌,你不明白也正常。等着吧。”

尽管小徒弟还有满腹的疑惑,也还是乖乖地闭上了嘴,侯在了一旁。
时间到了。

家长们终于站起,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个眼神,司仪清了清嗓子。

“请问萨贝达家族同意解除婚约吗?”

“同意。”

“请问贝坦菲尔家族同意解除婚约吗?”

“同意。”

“那好,我宣布,萨贝达及贝坦菲尔家族解除—”

“我不同意!!!”

门被撞开了。

双方家长再次交换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奈布抵着门,再次重申了一遍:“我不同意!!!”

“凭啥?”萨爸爸懒洋洋地问。

“就凭我爱她!!!”奈布一把拉过身边仍在喘气的玛尔塔,吻了上去。

司仪叹了口气,将小徒弟掉在地上的下巴捡了起来,装了回去,安慰他说:“这种情况以后还会有很多呢,习惯了就好。”

尾声

“你不是说要嫁给飞机吗?”

“他就是我要嫁的飞机呀。”

The end

评论(16)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