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达索钱

愿日月星辰与你相伴,
望万千繁星为你加冕。

反杀监管者 杀死里奥 中

啊来填坑了。大概一星期一填吧。
注意本文佣空赛高!
悄悄站一秒厂医。)
*
里奥无比欣喜。


很简单,今天的游戏开始之前,他发现求生者中有一抹他熟悉的倩影。


艾米丽·黛儿!


真是太好了!他愉悦地想。要是小艾玛今天也在那就完美了!


他盯了她好一会儿,直到等待时间快要结束了,他才恋恋不舍地移开了目光。


咦,等等。


那臭小子怎么也在?!


竟然还跷着二郎腿!!


就这死样子还想得到艾玛?!


做梦!!!


里奥改变主意了,他决定干掉这家伙之后再陪小医生。


突然,代表着游戏即将开始的玻璃破碎声响起。


真可惜。


厂长想。


还不知道另外两个求生者是谁呢。


不过没关系。


总会遇到的,对不对?


......


里奥睁开眼睛。


他定神一看,一抹青白色的身影闪过。


艾米丽。他轻叹一口气。算了,今天算那臭小子运气好。


想着,他加快了脚步。


......


医生厌恶地瞅了眼后面越来越近的身影,加快了脚步。


马上了。


她这么一想,眼睛亮了亮,忍住恶心,利落地翻了个板子。


就快了。


......


今天的艾米丽怎么这么难缠?


里奥皱了皱眉头。


他看到医生拐进了一片障碍区,便跟了上去,发现了躲在一块板子后面的艾米丽。


她还是那么单纯呢。


厂长举起脆脆鲨,准备砸下去的时候—
一道强光猛然亮起!


厂长猝不及防地中了招,开始晕昡状态。


该死。里奥暗想。等我恢复后—


不过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一个重物踩上了他的后背,将他狠狠按倒在地!


对方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把他双手反扣在背后,用力扭了几圈,再用锁链扣住!


厂长费力地想要起身挣扎,一个冰冷的东西抵上了他的太阳穴。


映入眼帘的是空军那张微笑的俏脸。


“亲爱的监管者,您愿意跟我们走一趟吗?”


......


“啊—”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突然响起,惊飞了一片乌鸦。


地下室里,空军皱着眉头,看看嘴巴又被封起来的厂长,问道:“你们对他有那么大的恨吗?”


“我对他有那么大的恨吗?”医生重复了一遍空军的话语,将扎在里奥身上的针拔了出来,又狠狠地扎了下去,脸上带着无比的快意,“那是当然!我怎么可能不恨他呢?”


艾米丽死死地盯着厂长,仿佛这样就能在他身上看出一个洞来。“他罪有应得!”


玛尔塔看了一眼里奥,尽管他的嘴被封了起来,不能发出声音,但也并不妨碍他人看出他的痛苦:他的皮肤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黑色,布满了一个个大大小小还无比可怖的针孔,头上青筋暴起,无一不表示着他正忍受着极大的疼痛。他似乎能感觉到玛尔塔的目光,朝她这边看来,动了动嘴唇,玛尔塔的眼睛闪了闪。


忘了说,里奥的眼睛已经被克利切照瞎了。


“没错!”克利切高昂的声音响起,“他连看艾玛都不配—”


空军冷看着“慈善家”就要将针刺进厂长眼睛里时,一双手轻轻捂住了她的眼睛。


“不要看。脏。血腥。”佣兵简单地说。


空军想将手移开,手的主人却固执地捂在那里,空军见状无奈地笑了。


“行,都依你。”


她不再坚持,转过身来,看看佣兵。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密码机破完了吗?”


“没,”佣兵有些尴尬地挠挠头,“还差一点。听到响声,有些担心,便过来了。”


他才不会说,他为了加快速度过来,足足用了四个护腕。


玛尔塔听完轻轻一笑,奈布不自在地别过头去。


这时,他感到自己被一只温软的手握住了,他惊愕地转过头来。


女孩笑吟吟地看着他。


她说:“走,我们破译去。”


*
明天还有一更,保证写完里奥这章!手残党真的伤不起呀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