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达索钱

愿日月星辰与你相伴,
望万千繁星为你加冕。

反杀监管者 杀死里奥 下

咳,终于过来填坑了。
文笔依然很渣。
本文主CP为佣空社园。
要是都没问题的话就接着往下看吧。
*
空军皱着眉头,看看浑身是血的医生及“慈善家”。


“做完了?”她问。


“嗯。”医生点点头。


“还留着一口气,不过他也活不了多久了。”“慈善家”插嘴。


“好,我和奈布也破完了电机,走吧。”


他们开始往大门那边走去。


“等一下,”空军停了下来。


“怎么了?”佣兵问。


“我忘了拿傀儡了。”


“对了,你一说我也想了起来,我针管忘拿了。”医生闻言道。


“要我跟你一起去吗?”


“不用了,”空军摇摇头。“艾米丽跟我一起。”


佣兵没有再说话,但显然他并不放心。当两个身影完全消失在天边以后,他才收回了目光。


“你看起来很担心你的小女友呀,”克利切打趣的声音响起。


“闭嘴。”奈布冷冷地回答。


可能是因为今天心情好的缘故吧,克利切并没有因为奈布冰冷的态度而停止与他交谈,反而继续和他聊起天来。


......


一路无言。


玛尔塔看着出神的艾米丽,叹了口气。


“到了,”她轻轻提醒了一句。


医生猛然惊醒,打了个趔趄,被空军及时扶住。


“谢谢,”她低声说。


“不用。”空军摇摇头,又重复了一遍,“地下室到了。


她走了进去,医生犹豫了一会儿,也进去了。


尚在苟延残喘的厂长听到响声,缓慢地转过头来。


“艾米丽?”他试探性地问。


“闭嘴!”医生像炸了毛的猫一样。“你不配叫我名字!”


“是...是我对不起你。”


“你还有脸说!”医生怒气冲冲地拿起针管,转身就走。


空军静静地看着一滴泪珠悄然滑落。


“既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她冷静地问。


“现在后咳...也来不及了咳咳......”


“刚刚为何忍着咳嗽?”空军看到了医生消失的背影,又说,“不用说了,我明白了。”


厂长冲她感激地笑笑。


“今天叫咳...你一个人留下咳咳...是想拜咳...托你一件事咳......”


“是什么?”


“帮我照顾好艾咳咳...玛和艾米咳...丽咳......”


“我尽力。”空军并没有直接答应。


“咳...给......”厂长从身后小心翼翼地拿出两个东西,颤抖着递给空军。


空军接了过去。


“一个是咳...你想要的傀儡还有咳咳...请你交给艾咳...玛......”


空军潦草地扫了一眼傀儡,仔细打量起厂长要她交给园丁的东西:那是个非常可爱的布偶,做工精良,看的出制作它的人十分用心。她将它转了几圈,微微勾了勾嘴角。


“好。”


厂长如释重负地点点头。


“谢谢咳...接下来我要告诉咳...你一件非常重咳咳...要的事情你一咳...定要记住这对你咳...们所有人都咳...非常重要......”


“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咳...怪圈咳...里......”厂长还未说完就停了下来,不过他再也说不了了。


“我们都生活在一个怪圈里?”空军收好了傀儡,若有所思。“有意思。”


*
咳,第一篇就这样结束了。
揭了一个伏笔,埋了一堆伏笔,心塞。

大家都可以来猜猜看,猜中请接受一个文渣的祝福)x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