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达索钱

愿日月星辰与你相伴,
望万千繁星为你加冕。

皮肤饥渴症 中

咳,滚回来更新了。请不要在意端午节贺文拖到了暑假才发的事情。
高糖预警。
今天的我文笔依然差的要命。
3.
至于为什么贝坦菲尔家的大小姐会为了100元就出卖尊严呢,这很简单。
她穷呀。
至于她为什么穷嘛,就是因为早上的一场对话。
“孩子。”
“怎么了?”
“你这么大了,也该嫁人了。”
“嫁谁?”
“萨贝达家族的少爷。”
“我不!我要嫁给飞机!”
“......那行你让飞机养你去吧。”
然后玛尔塔就一脸懵逼地被扔出了家门。
其实以玛尔塔的能力养活自己是没有问题的,甚至只要她再努力一把工资超过百十万也不是不可能的,可问题是她那坑崽的爸妈暗搓搓地给她能想到的公司都给予了“友好”的问候,就算她能力再强也没撤呀。
所以玛尔塔才会同意跟克利切一起去做这“伟大”的公益事业,当然完美继承了自家爸妈基因的她也没有忘记坑队友,轻轻松松将其于十二个人拉下水简直太简单了有没有。
再咋样克利切也不会弄出啥事吧。玛尔塔这样安慰自己。
然而她还是低估了自家社长的想法。
当玛尔塔看到克利切穿了个白衬衫,举着个红嗽叭,朝来往的人大声喊“Come!Baby!那边的朋友看过来!让我们拥抱世界!”时,她觉得生无可恋。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反正也不可能更丢人了,干脆好好干吧。玛尔塔自暴自弃地想。
然后她看到路过的行人之后,都会主动上去拥抱,抱的都有点麻木了。
这时她又看到了一个行人,没有多想就走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那男子愣住了,呆了几秒,慢慢地说:“可以放开我吗?”
“好,”玛尔塔听了点点头,放开了手。
然后她问:“那你怎么不放开呢?”
“......”
气氛有点尴尬。
4.
“这么说,你现在很穷喽,”奈布敏锐地抓住了事情的重点。
“是啊,”女孩被说破了窘况倒也不害羞,反而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让奈布不由的多看了她一眼。
“小姐,先生,你们的甜点。”服务生将东西端了上来。
“谢谢。”女孩朝他微微一笑,服务生同手同脚地走了回去。
“那你打算怎么办?”
“只能先向发小借点钱,编些程序或画些画之类的用来卖,走一步算一步吧。”女孩耸耸肩,继续专心致志地对付起身前的甜点来。奈布发现,虽然她吃的非常快,却一直保持着优雅的仪态,颇为赏心悦目。
“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的公司?”奈布突发奇想。
“哦?”女孩停止了动作,优雅地擦擦嘴,重新加入消灭甜点的行列。“是什么公司?”
“NB,听说过吗?”
“NB呀,什么职业?”
“做我助理,咋样?”
“可以,不知您怎么称呼?”
“奈布或老板,你呢?”
“玛尔塔或助理。”
5.
奈布真心觉得,当初自己一时兴起的决定真是英明。
自己的这位助理真是全能型天才呀。
营销,财务,制造......无论是什么,玛尔塔都是游刃有余,轻松应对。她在的这两个月,公司利润直接上升了10%!这是什么概念啊,假设一个公司利润为200万,那么就整整上升了20万!恐怖啊!并且这种情况还在稳定上升。
工作就不用说了,生活上更是尽心尽力:看久了电脑,一杯热气腾腾的枸杞茶就在手边;文件夹整整齐齐地排列好,一目了然;行程安排表也是十分完美,根本没有一丝一毫被浪费的时间。这根本不是人,是神吧!
当然,最让他开心的,还是上班前及下班后的两个拥抱。上班前抱一抱,一天都精神抖擞,下班后抱一抱,一天的疲劳都没了,奈布觉得,自己简直幸福爆了。
当然他肯定事先征求过人家女孩子的意见,玛尔塔知道后看了他的病历,倒也同意了。
时间就这样悄悄的流逝。
转眼间,又到了一月一次的“奖励时间”了,这次的活动,就是去观星。
大家历经千辛万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太阳落下的那一刻,爬到了山顶。
起初星空是有些混沌的,片刻之后,划出了璀璨的光芒!
“呀,是流星雨!”
“快许愿快许愿!”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双手合十,闭上眼睛。
不一会儿,山顶又热闹起来,生了一个篝火,做起了烧烤。
奈布费尽了所有办法,才抢到了几根烤玉米。
他在一块大石头上找到了正在仰望星空的玛尔塔。他将烤玉米递了过去,也坐了上去。
“你知道吗?”啃玉米的时候,玛尔塔突然说,“从前有一个小女孩,她在看星星的时候突然下起了流星雨,她非常高兴,赶紧想要许愿。结果在她正准备许愿时,下起了大雨,流星雨没了,小女孩还被淋成了落汤鸡。”
“她真惨。”奈布评价道。
玛尔塔笑了起来:“那个小女孩是我。”
奈布尴尬的脸都绿了。
玛尔塔见状,笑的更开心了,她擦了擦眼泪,笑着对奈布说:“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
奈布的脸完美还原小龙虾变熟的过程。
他支支吾吾、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也喜欢你。”
此时,躲在不远处的树上观看了整个过程的克利切热泪盈眶,流下了感动的泪水。他想:糖,真是甜。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