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达索钱

愿日月星辰与你相伴,
望万千繁星为你加冕。

反杀监管者 杀死杰克 上

更新。
亲友说像杰园虐文,就不占tag了。
今天的我文笔渣吗?
渣。

*

“慈善家”成了园丁最依赖和信任的人。

这并不奇怪。

毕竟是他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帮助了她,陪伴了她。

哦,忘了说,厂长失踪了。

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园丁晃了一下,“慈善家”连忙扶住她。

“他、他怎么了?”园丁急切地问。

“恐怕......”空军翻看着夜莺早上留给他们的信件,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来,不过,大家倒都是对后面的话心知肚明。

园丁推开“慈善家”,跌跌撞撞地向外跑去,“慈善家”赶忙跟了上去。

空军朝佣兵眨了眨眼,几乎不可察觉地做了个手势。

佣兵立刻心领神会。

他走了出去。

......

“叫我来做什么?”克利切问。

“如你所见,厂长的死我们是瞒不住的。”玛尔塔指了个位置让他坐下。“所以,在我们与他人达成共识之前,必须有人来背这口闪亮的大黑锅,对此,我和奈布提前做好了准备。”

“难不成......”“慈善家”惊疑的目光在空军和佣兵之间来回移动,他想起了今天和园丁在地下室发现的一片玫瑰花瓣。

“没错,”空军挑了挑眉,“就是他。”

“你想要我怎么做?”“慈善家恢复了冷静。

“......过来。”空军犹豫了一下,朝他招招手,顺便把一旁的佣兵拉了过来。

......

园丁失神地望着窗外的天空。

爸爸......也在看着我吧。她想。

开门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转过头,玛尔塔走了进来。

“艾玛,”她低下头,有些低落地说,“对不起,我早就该料到的。”

“玛尔塔,这事跟你没有关系呀,”艾玛有些弄不明白。

“不是,”玛尔塔抬起头来,金褐色的眼睛闪着几滴泪光,“事情发生之前,他曾找过我,给了我一个东西,还让我照顾好你。我当时就该想到的......”

“什么?!”艾玛后退几步。父亲知道,自己...将要被杀死?!

“都怪我......”玛尔塔捂住了脸。

“不,这不怪你,”艾玛只觉得自己心乱如麻。

玛尔塔摇摇头,咬住唇,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园丁布偶。

“这是...他让我给你的,真的很抱歉......”空军急忙将布偶放在桌上,便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她发现园丁并没有追出来。

她笑了。

她知道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她的眼睛闪闪发亮。

......

园丁愣愣地看着布偶。

她有些恍惚,极其不稳地走上前,打开了它。

一张纸条轻飘飘地掉落下来。

小心杰克!

上面用鲜血写着。

......

“你确定?!”园丁失声说。

“我不确定,”佣兵摇摇头,“天色太晚了,我也不确定看没看到。不过,第二天我在那里发现了一个东西。”

“是什么?”园丁急切地问。

佣兵张开手,上面躺着一枚娇艳的玫瑰花瓣。

......

佣兵冷漠地看着园丁匆忙离去的身影。

“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过了。”空军有些犹豫。

“为了我们的自由,玛尔塔,必须这样。”佣兵坚定地回答她。

“对,”空军的眼神锐利起来。“为了自由。”

*

埋梗真好玩。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