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达索钱

愿日月星辰与你相伴,
望万千繁星为你加冕。

甜筒

交个党费。
二战背景。
空盲友情。
设定海伦娜只是高度近视。
那么就开始吧。

*

海伦娜小姐不喜欢甜品。

她非常讨厌那种浓重的香味。

每次她闻到那种味道都会非常烦躁。

这是真的。

这让她非常的苦恼。

因为去书店的必经之路上,就有一家甜品店。

这让读书这一件事,仿佛都变得痛苦起来。

感谢上帝,忍过这一段路,就是天堂了。

她如是想。


海伦娜讨厌甜品,并不代表她会讨厌跟甜品有关的人。

比如说甜品店店主萨贝达夫人她就特别喜欢。

温柔的眼睛,柔顺的褐发,盈满笑意的脸颊,天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呢?

她如是想。

就像…就像书中描述的坠入凡间的天使。她找不到比这更好更合适的形容了。


“早呀,海伦娜。”

她猛地被打断了思绪,慌忙回头。

她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甜品店面前,萨贝达夫人在厨窗里冲她微笑着。

“啊、您、您早呀!”

“海伦娜,今天也要去看书吗?”

“嗯!昨天那本关于小人国的书真的好有趣呀!我还没有看完呢,希望今天能找到那本书。”

“那,祝你好运,海伦娜。”

“嗯!谢谢您!”

海伦娜朝萨贝达夫人挥挥手,转身跑进了书店。

“哎,这孩子。”萨贝达夫人哑然失笑,摇摇头,继续忙活了起来。


海伦娜走进了书店。

书店店名叫做“sweer home”。

她曾为此问过老板皮尔森夫妇为何取这个名字。

当时,听了这个问题,他俩相视一笑。

“一个记念。”皮尔森先生如是说。

“一段永远不能忘记的时光。”皮尔森夫人补充道。

又一个微笑加对视。


“海伦娜,来啦。”老板娘皮尔森夫人看到了进店的海伦娜,热情地冲她招呼。

“嗯,皮尔森先生呢?”

“你说克利切?他去后院种花去了。”

“哦,那我就先去看书啦。”

“好。”


海伦娜穿过人群,小心翼翼地往书架那边挪去。

却因人群太过于拥挤,她的眼镜不知被谁给挤掉了。

她的世界顿时变得无比模糊,她一下慌乱了起来,赶紧蹲下,用手不停地在地板上摸索着。

“小姐,您怎么了?”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咱起。

“我、我的眼镜掉了。”

“是这个吗?”

“啊是,太感谢您了!”

海伦娜的世界又清晰了起来,她朝面前的那个人深深地躹了一躬。

“啊、啊您不用这样做!”男人的声音明显地变得慌张了起来。

“那是必须的,毕竟您帮了我很大的忙呢。”海伦娜严肃地回答。

她抬起头,认认真真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有些凌乱的棕发,清澈的眼睛,以及——

“对不起,恕我冒昧地问一个问题,您的眼睛——”

“哦,您说我眼睛上的伤疤呀,那是我在一次冒险中留下的,算是一个记念吧。”他无奈地笑笑。

“您是?”

“我是一名冒险家。冒险家库特·弗兰克。”


海伦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坐在甜品店里。

在书店中遇到的那个叫弗兰克的男人不但帮她找到了眼镜,还帮她找到了那本有关于小人国的书。

她非常高兴,正要去接,却觉得有点头晕,不禁打了个趔趄,弗兰克急忙扶住她。

“你怎么了?”

“应该是有些低血糖了,不用担心,过一会儿就好了。”

“不行,你必须补充一些糖分。我知道这镇上有一家甜品店,我带你去吃点吧。”

“可……”

“亚当斯小姐,听话!”弗兰克的声音强硬了起来。

她同意了。

所以她现在才会坐在这里,这家充满甜腻味道的屋子里。

她后悔了。

她开始慢慢地朝门外移去。

“海伦娜,你的甜品。”萨贝达夫人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她叹了口气,重新坐回椅子上。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东西。

这叫什么来着?是了,甜筒。她刚刚听弗兰克先生对萨贝达夫人说了。

“亚当斯小姐,吃吧。”不用抬头,她也知道弗兰克先生期待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她又叹了口气,认命地拿起叉子,朝面前的甜品叉去。

弗兰克笑了笑,跟萨贝达夫人交谈了起来。

“玛尔塔,没想到你会开一家甜品店呢。”

“是呀,真是世事难料啊。”

“开这家店,也是…为了他吗?”

一段长久的沉默。

“是。”

“……”

“好了,这些都过去了,不说了。话说海伦娜,你怎么一口甜品也没吃呀?”

海伦娜尴尬地笑笑。

“算了,我喂你一口。”萨贝达夫人舀起一口甜品,没等她反应过来,便不由分说地放进她嘴里。


有人问过海伦娜,吃甜品是一种什么感觉。

是一种家的感觉,仿佛被无数温暖的东西包围着。海伦娜仔细想了想,回答他。

就像现在这样。


海伦娜的瞳孔猛的收缩,是因为惊喜。

“好吃吗?”萨贝达夫人笑盈盈地问。

“嗯!”她拼命点头。

“亚当斯小姐,你是不是很喜欢听故事?”弗兰克突然插嘴道。

“嗯!”

“那这样吧,每天这个时候,我都来这里,给你讲一些故事,怎样?”

“您会…讲故事?”

“别忘了,我可是冒险家呀。”弗兰克笑了起来。

“那太好了!谢谢你,弗兰克先生!”

“叫我库特就行。”

“嗯,库特先生,您叫我海伦娜吧。”

“…好。”


萨贝达夫人遗憾地想,要是海伦娜视力没那么差就好了,这样她就能发现库特脸上那淡淡的红晕了。


从此,每天的这个时候,就成了海伦娜最期待和幸福的时刻。

有库特先生给她讲故事,还有萨贝达夫人时不时送来的小甜品,不要太幸福好不好!

而且,让她开心的是,是这些甜品里时不时会有甜筒出现。

是的,经过那次尝试,海伦娜已经彻底被甜品俘获。

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好吃的东西呢?特别是萨贝达夫人做的甜筒。

她有些想不明白。


当然,最让海伦娜高兴的,还是库特先生讲的故事。

与鲨鱼斗智斗勇,在荒岛上生存,跟大海较劲……这些故事都让她如痴如醉,深深地着迷于此。


有时,讲完故事,库特也会跟海伦娜聊会天。

“库特先生,你最想去哪个地方呢?”海伦娜问。

“最想去的地方啊,”库特歪了歪脑袋,想了一下,“你的眼睛。”

“什么?”海伦娜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的眼睛,”库特又重复了一遍,认真地看着她说,“海伦娜,你不知道,你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吗?”

海伦娜觉得脸有些发烫。

兴许是天气太热了吧。

她想。


“啊,年轻真好啊。”过来送甜品的萨贝达夫人感叹道。

“萨贝达夫人!”

“你不也才刚26岁吗,玛尔塔?”库特趁海伦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拿掉了唯一的甜筒,咬了一大口,“想当年,你可是多少人的梦中情人、人人皆知的高岭之花呢?你现在比那时候,还要美上十分都不止呢。可惜呀,被那家伙摘走了。”

“知道就好,”萨贝达夫人随手拿了一本书敲了下他的脑袋,揉了揉一脸不开心的海伦娜,转身又拿了两个甜筒,无视掉眼巴巴看着的库特,将它递给了海伦娜。“而且啊,有些人看着年轻,心却苍老无比;有些人看着苍老,心却年轻的很呢。”她顿了顿,将那抹调皮的秀发别回耳边,露出她光洁高雅的额头,“或着说,有些人活着,可他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他却还活着。”

“你和他就是那样,对吗?”

“嗯。”

“那个…请问他是谁呀?”海伦娜最终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艰难地把头从甜品里抬起来。

“以后你就知道了。”萨贝达夫人笑笑,又揉了揉她的棕发。


萨贝达夫人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报纸。

她舔了舔嘴唇。

“终于,你忍不住了吗?”她轻声说。

报纸轻飘飘地落到壁炉里,颤抖了一下,消失了。

她轻笑了一下,融入那漆黑的夜空。


海伦娜有些睡不着。

她坐了起来,想着散散步也许就会好一点儿了。

她在月光温柔的注视下走出了家门。


“萨、萨贝达夫人?”

她有些惊奇地问。

“是海伦娜呀。”女人转过身来,冲她微笑着。


海伦娜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子的萨贝达夫人。

她柔顺的头发被小心盘了起来,变成一个精致的发挽;一双褐瞳因一些东西的提点比平时更加光彩夺目;衣服裁剪良好,也很漂亮,直接把她的气质衬托了出来:漂亮、优雅、迷人、傲气。

“我好看吗?”萨贝达夫人注意到了海伦娜在看她,便笑着问。

“嗯。”海伦娜愣愣地点头。“萨贝达夫人,您真的是太好看了。”

“呵,”萨贝达夫人又笑了起来,“叫我玛尔塔吧,海伦娜。”


“海伦娜,你是不是很想知道他是谁?”

她俩散着步,慢慢地走到了一块散发着清香的草坪。

“嗯。”

“他就是我的丈夫:奈布·萨贝达。”

海伦娜挨着玛尔塔坐下,认真地听着。

“那现在……”

“他走了,因为一个人的背叛而死去了。”玛尔塔的目光顿时变得森然起来。

海伦娜沉默着。

“这身衣服,还是他送给我的呢。”玛尔塔的目光又柔和了,她站了起来,认真地看向海伦娜。

“海伦娜,答应我一件事情。”

“是什么?”

“一定要把握好机会,明白吗?”

“是什么机会?”

“你到时就明白了。对了,送你个小东西。”

她拿出一个用手帕包住的东西,递给她。

海伦娜打开了。

“好可爱呀!”

海伦娜惊喜地叫了起来,这是一个可爱的雕塑甜筒。

“谢谢你!玛尔塔!”

“不用谢我,”玛尔塔又笑了,“谢库特吧,他做的。”

“哦,”海伦娜低低地应了一声,脸有些发红。

“要把握好机会呀。”玛尔塔摸摸她的头,再次语重心长地说。


萨贝达夫人不见了,一连一个星期她家的甜品店的门都是紧闭着的。

海伦娜焦急万分,但因库特出去探险而没法与他商量。

感谢上帝,他昨天晚上回来了。

“什么?!”库特睁大了眼睛,得到她的肯定后,无力的瘫倒在椅子里。“完了。”


第二天,传来失踪几年的贝坦菲尔大小姐与A国贵族杰克同归于尽的事情。

他俩沉默地对望着。


A国和S国正式开战了。

战火并没有那么快的漫延到这个宁静的小镇,却也在某天猝不及防地袭来。


海伦娜感到地面有些摇晃。

她不稳地站了起来。

“库特?”她朝焦急地从门外跑进来的库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快趴下!”库特冲她喊道,扑了过来。

“轰——”


炮弹爆炸了,就在这宁静的小镇。


艾玛无比地恐慌。

“克利切?”

无人答应。

“克利切?你在哪儿?”

她感到自己的手被握住了。

“嗯,”他低低地答道,“我在这里,永远与你同在。”

她由衷地笑了。


海伦娜的世界模糊了。

她的眼镜由于之前那场爆炸给震碎了。

她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那个雕塑甜筒。

“库特?”

男人颤抖了一下,又无力地倒了下去。

“海伦娜,活下去。”

她感到有一些粘稠的东西在脸上流淌。

是什么呢?

是血吧。

她昏了过去。


海伦娜小姐很喜欢甜品。

其中她最喜欢甜筒。

你要问她为什么的话,她没办法回答你。

毕竟,她连那两个人也忘了呢。

*

这是糖。
说的连我自己都没有疷气。
不要问我佣兵一次都没出场我却打上佣空tag的问题。
打算写一个系列,就是把第五里的随身物品都写一个故事。
这些故事或互相关联,或各不相干。
下一个打算写舞会彩球。
按奈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希望有人能给我私信把第五目前所有的物品都发一下。
因为我上不了游戏。
想骂人。
另外,有社园或冒盲群愿意要我这个沙雕文手吗?

评论(6)

热度(75)